饼乾.

当你们一个个出现在被大水淹没了的公园里。

据说标题可不填x

心态爆炸没有办法给希写生贺。我可能是假的希厨。

写给东条希。

谢谢你对我的巨大的鼓励。这次考试大概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得以达成目标吧,虽然是个擦边球。
非常感谢你。
考试时候我很紧张,从口袋里掏手表的时候意识到穿着你的痛衣,觉得有了Nozomi power,一下子就不那么紧张了hhhhh
说起来像是玩笑一般呢hhhhh
那么希又长大了一岁啊,一定更温柔漂亮了。(笑

希望你的每个生日我都会在。

饼乾
2017.6.9

记四月的丛台路


推了车子出门,雾或霾弥漫着的路上,车前大灯显得十分朦胧,远处教堂的十字架似也笼在雾中。抬头看见东边的月亮,周围没有星星。我仍记得,许多无月的夜晚在东方天空中的那颗星星,但现在却看不到它。

这个夜晚没有什么更加合适当形容词,只有朦胧,怕是明早操场的草叶上会有点点露水。

当我在路边等着过马路的时候,左手边路口的绿灯亮了,之后,就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出现。在红色的空气中,黄色的车灯像是浮空的小光球,柔和朦胧地亮着。

月亮在高大的杨树的枝条中若隐若现。春天的时候,啊,就是现在,杨絮挂在树上,散发着植物特有的苦涩的味道,与泡桐那淡粉的花的清甜混合在一起。华北平原夜晚的风刮过,鼻腔中立刻充盈那春天的气息,啊,真是美好的春天,如果我是个自由人。

泡桐树在每晚都会幻化出一派奇幻的景象。骑着车子在路上,左手边是医院,右手边是公园。医院红色的霓虹灯也朦胧着,映着半边天空,正对着它的泡桐树开着浅浅淡淡的粉色的花。如果你能亲眼见到的话(我无法描述出那种景象)——当红色的光打在粉色的花朵上——真是太好了,视觉和嗅觉的双重享受,绿色的叶子也被映红。这让我想起来,有一日晚上走在学校里漆黑的甬道上,我前面不远处是来自加拿大的外教Bill先生和另外一位英语老师。Bill对他说,你们这里的天空居然是红色的,老师笑着回答,是医院的霓虹灯映红的。

在路口停下,我喜欢在等红灯的时候扭过头向右看,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和着音乐起舞,一步,两步,三步,转身,不知比我的同学们好了多少倍。法国梧桐绿色的叶子中隐藏着黄色的灯,点亮了整片绿荫,再向上看,便是深蓝色的天,在天气晴朗的时候,你可以在晚上看见云。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的是另一条路夜晚大雾的样子,与这条路完全不同,宽阔,现代化,平整。我曾在那条路上来回往复走了两年,熟悉它一点一滴的变化。比如,今天路口的斑马线重新画了一遍,清真寺门前的商店换了bgm,诸如此类。

可我终究无法再回到过去了。


———
真的是一条神奇的路啊
说不定会成为什么梗(。

总觉得长时间不写什么东西很不好(。

有人能给个脑洞么啥都行啊绝对好好写(哭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道歉比较好。

这一阵真的是忙到不可开交,初三了虽然没有中考压力但是老师的进度又快课业又难总觉得自己跟不上了。自己又不思进取周末回家就开始打游戏听歌就是不写作业不看书不学习。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
我觉得我可能厌学了。真罕见。小时候可是出了名x的好孩子。

咳扯远了其实我要说的是,最近一直不更文真的非常抱歉非常抱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粉还在涨。

谢谢。

锦玉这么好看。

【海鸟】培优部班主任(情人节特别篇

我知道我废了。太迟了。
抱歉。

大概能看出来班主任海鸟和历史老师希课代表绘的背景设定是一个地方吧……真的太喜欢那个学校了。
巧克力卖空其实不太有趣吧……

好了欢迎可劲儿骂我。
这个ooc,稳。



【园田海未】

据、据说今天是情人节?啊啊,怪不得学校超市里的巧克力卖完了。

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给ことり告白了。那真可惜。

【南小鸟】

从家里匆匆忙忙赶到学校,却忘了要在路上买巧克力给海未ちゃん的事。

正巧,学校超市的巧克力卖完了。

真是伤脑筋啊……

【绚濑绘里】

上过早自习之后,来到超市,看了看人还多,不如先吃完早饭吧。

什么?!巧克力卖完了?也就一顿饭的功夫啊,还不到十五分钟啊。

给东条老师告白的事情可怎么办。

【东条希】

今天早晨咱发现超市的巧克力卖完了,还好咱提前有买过。

诶,等等,怎么没有了?

你们的粉究竟是从哪涨的。

我找到一个大bug.
为什么当时设定的绘希的孩子还有个儿子。
怎么可能有儿子啊!!
:(
染色体什么的无论如何都只能是女孩子啊hhhh

抽空改一下。咳。

【海鸟】培优部班主任

填填坑。吃不到脑洞来源那组的糖真的让我没法往下写。
@时雨棠☆ 鸡哥给的梗。感谢。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手冻的超级僵打出来的。成都超级冷啊qwq

18.
园田老师的确是一直很温柔的,对什么人都是平和委婉的,典型的“温柔大姐姐”的形象。

但你见过她真正的笑么?

看在你们都不知道的份上,从不八卦的我就难得给你们透露一点消息吧。记得,绝对不能告诉她哦。

那是一个课间,下午的阳光很好,操场上的青色石板被照得透亮。前一天刚刚下过雨,教学楼和篮球架都是一尘不染。

我处理完两个同学之间的一点小矛盾,看了看表,大概是该去叫南老师来开班会的时间了。我出了班门,穿过操场,踏上楼梯,转弯,走进办公室。

园田老师在微笑。她在微笑。

她在微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园田老师在微笑!我没瞎!

以上的颜艺并没有在我的脸上表现出来。但是,这真的很让我吃惊。她很少笑的,但也说不上是一直严肃。

我再看了看,果然,南老师坐在园田老师的对面,似乎在给她说什么有趣的事情,而园田老师则是一边饶有兴致地听着,一边微笑。

为什么我感到了整个办公室都浸在了蜜中。

园田老师看到我进来,瞬间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而南老师则是扭过头来,看到是我之后反而笑了笑。

“有事么,我的班长?”

为什么我会觉得南老师在说“我的骑士”啊,天啊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可爱!我猜我那时候一定面色潮红口齿不清。

“没、没有的,老师。那个,您该去开班会了。”

她先是愣了一下,又绽开笑容,站起身,把凳子推到桌子下面,冲园田老师挥了挥手。

“海未ちゃん,你们班也该开班会了吧。既然这样,我们一起下去吧。”

园田老师刚才明明是对南老师笑着的,但她突然瞪了我一眼,又站起来披上外套,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笔记本,向门口走去。 

“好啊,那我们一起下去。”

她说着,掀开了门帘,并对南老师做出了邀请的手势,南老师也笑着走了出去。

(注意!注意!下面才是重点!)

园田老师突然放下门帘,转身面对着我,我感到一丝不安,不,是两丝。

“同学,下次进办公室之前,记得喊报告啊。”

“诶……好、好的。”

这个因为情侣之间的亲密氛围被打破而生气的园田老师,好可怕。我要南老师的亲亲抱抱才能不被吓哭。(划

“诶,你们两个不要下去么,为什么就让ことり一个人出来了?”

“没事啦,我们下去吧,ことり。”

被塞一嘴狗粮真是幸福啊x

19.
【园田海未的日记】

3月7日

今天是周一日常升旗,早晨有点冷,我带着学生们在操场上站好队,ことり和她的学生也到了。

升旗仪式开始之后,ことり和我在队伍的最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其实主要是ことり在说。有几个学生扭过头来,似乎看到了我们两个。

不过这大概不是什么问题。

【韩柯】不负来生

有点嫌弃自己写的东西。咋这么朴素啊这话儿。
我假期的确写东西了哦。

题目是挚友er给起的 @公子沐瓷



战争结束之后,照例要火化尸体。我作为驻扎兵团的士兵,自然参与了这项工作。

看着尸体一个个被放在原木围成的栅栏里,我点燃了火把,正打算将火把扔进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平静的脸,是不同于其他尸体惊恐表情的平静。

那是一位棕发的女士,扎着高高的马尾辫,护目镜扣在中分刘海之下的额头上,似乎有一个镜片碎裂了。自由之翼在她的胸前,蓝白两色很漂亮。黄色的衬衫还十分平整地穿着,身上的污物并没有让她显得疲惫肮脏,她躺在同伴们之间,倒显得熠熠生辉。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一种莫名的悲伤席卷而来,我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她。她的脸有些熟悉,我觉得在哪里见过。大概是哪一次壁外调查的时候,恰巧经过托罗斯特区吧。

她是怎么样死掉的呢。她就那样躺在那里,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她那样平静,大概死得很安详吧,是去找什么人了么,同样的,死掉的什么人。我不能再得知。

“韩吉分队长!”

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我扭过头去,是一位士兵,那刚才的称谓,是那个女人么?

韩吉……?

这个名字,我有些熟悉。我转过身,朝那个男人挥了挥手,又指指那安详的尸体。

“先生,你刚才喊的,是她的名字么?”

他似乎很惊讶,愣了一下。

“是。韩吉.佐耶,调查兵团的分队长。”

这下子轮到我惊讶了。这个名字,我曾经在一个地方看过很多遍。

那还是很久之前的一天,那场战争过后,我的班长,利柯.布列切安斯卡,牺牲了。我亲手将她火化之后,开始着手整理她的遗物。我在她桌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沓信件,有的已经泛黄,有的还很新,可能是班长一直在和这位写信的人联系吧。信封上的署名,正是韩吉.佐耶。

我依稀记得,第一次收到信的时候,班长眼中微微的兴奋。能让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她露出这样神情的,这是头一次。此后,至少一月有两封信寄给她,没想到,全是这个人的信。

班长牺牲之后,她似乎也知道这个消息,再也没有寄来信,这件事也被我渐渐淡忘了。没想到今日,在班长牺牲的地方,她也死在这里,安详地死在这里。

“分队长自从来到这里,就和前几天不太一样了。确切地说,是自从知道要来这里,就不太一样了。嗯……怎么说呢,大概是激动又悲伤吧,那个样子,谁看了都会心疼的。”

那个男人又开口了,这让我大概肯定了那个韩吉.佐耶,就是和班长互通信件的人。

“她太奇怪了,以致于状态一直不很稳定,利威尔兵长和埃尔文团长似乎和她说过,但分队长还是那样。她的死,或许和这个有关吧。真是好可惜啊……”

我愣了愣,在脑中梳理了事情的经过,不由得发出一声长叹。

愿她们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好好地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