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味饼乾

开学。弧了。

是饼乾不是饼干!

cp洁癖早期 可逆不拆
绘希/海鸟/医议/马鹿/双飞/鞠南/云华/双冰/嫂香/凉薇/邦信/团兵/all高亚男gl向/all利柯gl向
天雷 绘海/信白/帕露/利艾 以及各种bg

脾气非常暴躁,说话也不中听。
写文章也非常烂。
是条老咸鱼。

晚安。

不吃园医了

lof什么时候出了标签屏蔽?!我吹爆天啊

呜呜呜呜呜呜学校电脑为什么打不开网易云哭了qwqqqqq

【绘希】伪装恋人

寒假时候200fo的点文 @银色-夜空 非常抱歉我现在才写出来。梗是同居时候感情逐渐变质。
这大概是一半,我想了想很长我困了还很饿所以改天再继续写(。被排版折磨死:)
绘希二人非同学设定。
七夕快乐。

  绚濑绘里低下头看了看手机,在网上偶然遇见的、聊了几天的人发来了消息。

【东条希:是下宫路上的那家猫咪咖啡馆吗?我到了,等你】
【绚濑绘里:是的,请您稍等,我马上就到!】

  东条圆润的指尖划开了锁屏,在那条消息上点了点,又把屏幕锁定了。虽然不是约会,但是第一次见面就迟到,真的是很过分了。她笑了笑,随手点出一个笑脸的表情回复了对方。

  绚濑只恨自己工作太忙没来得及给没电的手表换电池,和对方见面之前又迷迷糊糊忘了这回事,想着时间还早就趁机又写了几行报告。这下狼狈极了,匆忙地往约好的地点赶去,还是误了时间。

  绘里从车上下来,渡野市的春天极温和地问候着她,温和得她都想和这春天谈一场恋爱了。她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风铃叮叮当当地响,靠窗第三桌的那位紫发美人往这边看了一眼。绘里没有见过她,只是看她简单的文字描述了外貌:紫发、绿瞳,真是简单得很。她快步走过去,站在桌边微笑着向那位美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绚濑绘里,请多指教。”
  “东条希,请多指教。”
  
  这两位为什么会凑到一起呢?

  29岁的绚濑绘里事业平平,能支持自己生活还有点余钱,家里便愿意让她尽快结婚。公司难得要休假,她本想找个地方好好逍遥一番,不成想家里打听到她要休假,想让她带恋人回来。可是——绚濑小姐根本没有这个“恋人”啊!这难倒了她,早知如此平常就不该用“已经有恋人了,不用家里担心”为借口来搪塞家人了。在社交网站浏览时偶然发现“伪装恋人”这种方法,她来不及多想就发布了消息:单身女性寻求伪装恋人一同见家长,报酬面议。奈何见家长这个难度太高,到头来只有一个人找上门来,却是个女人。绚濑这下真的犯愁极了,一咬牙干脆给家里说自己是双性恋吧,于是二人约好了见面细谈。
  
  “约会”很成功,现在东条希和绚濑绘里在开往绘里老家的火车上。绘里本想着自己这种情况实在难处理,不想麻烦对方但是又没有别的选择,但东条希倒是没对这苛刻的条件提出异议,两人很快达成了共识。
  一下午的车程总体来说还不错, 两人很自然地小声聊天,分享着身边的趣事。绘里感觉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或者是说,原本就没有很远,她觉得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始终在荡漾。

  是倾盖如故吗?

  她轻轻摇了摇头,或许她们并没有那么熟嘞。
  
  “希,要喝水吗?说了这么多一定渴了吧。”
  “好,谢谢绘里。”

  希接过绘里递来的水杯,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手,她接过杯子还没反应过来,绘里就极快地把手缩回去,说了声抱歉。

  祖母绿盯着畏畏缩缩的天蓝看了片刻,突然玩心大发,捉住绘里的手戏谑道:“都是恋人了啊,绘里,绘里亲,躲躲闪闪地做什么?”

  “诶,可我们是……”
  “嘘,绘里亲这样在家人面前肯定要露馅了,一定要很像很像才行啊。”

  希看着她笑了笑,柔声说出甜言蜜语,绘里觉得那一刻希的周围都亮了起来,心脏处也传来猛烈震动。

  “我们是恋人,绘里亲。”
  “好、好的。”

  后来绘里才知道,那是凑巧到了列车傍晚开灯的时间,但说东条希是她的光,一点也不错。
  
  两人到绘里的父母家已是晚上八九点光景,来开门的是绘里的母亲,她拥抱了绘里,但看见绘里后面的希时明显愣了一下。绘里见状硬着头皮对母亲笑了笑,一边拉着希走进家里,一边装作平静地对她说:“妈妈,这是我的恋人,她……”

  “绘里?”打断。
  “怎、怎么?”
  “爸爸妈妈虽然希望你结婚,但是没有逼迫的意思,你不必带一个女孩子回来故意气我们,人家也很难堪啊。辛苦你了啊,孩子,是绘里的朋友吧,纵容她这种倔强的性子……”
  “我……”

  绘里没想到自己母亲来这么一出,此刻情况变得更尴尬。母亲说对了一些,绘里这样做的确让东条很难堪,更何况东条根本不是她的朋友,只是一个网络上找来的“伪装恋人”罢了。

  “先吃饭吧,坐了那么久火车真是辛苦了,这位叫什么名字呢?也一起来吧。”
  “东条希。谢谢您。”

  终于开口说话了,绘里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希还是如她平常所见一般微笑着,语气也没有什么奇怪。
  真是太尴尬了,实在是辛苦东条小姐了。此刻绘里心中的负罪感又深了一些。
  
  晚饭虽然很丰盛但是绘里没什么胃口。东条希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直装作很熟的样子和绘里的母亲聊天,夸奖她的手艺,不时也回答绘里父亲的询问。

  用过了晚饭,两人打算回绘里的房间,绘里的母亲说来一趟不容易,让两人多在家中住几日,希也搪塞着答应了。
  
  “真是辛苦您了东条小姐!我十分抱歉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我事先没有考虑周全……”

  关上房间门绘里就急忙向希道歉,嘴上一刻不停地自责,九十度的鞠躬接连来了好几个,弄得希手足无措 。

  “没事没事,也就多费了一点心思,绘里亲的母亲把我当做你的朋友了吧。说来也奇怪呢,我总觉得绘里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可能是神奇的巧合吧。”

  希摆摆手扶住绘里,让她停止道歉的动作。

  “我以为只有我自己这样觉得,当时还以为想多了!没想到希你也是这样的感觉,真是,怎么说呢,太巧了!”

  绘里闻人言突然兴奋了起来,牢牢抓住希的手,嘴角忍不住地向上扬,像个得到主人夸奖的大金毛一样,如果她有尾巴,一定不住地摇起来了。

  希顺势揉了揉她的头发,放松地坐到了绘里的床上手支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绘里。

  “ 那以后可以做朋友了,绘里亲。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如何处理你父母这边吧?”

  绘里还没结束心里的兴奋,听这话就变成了一脸苦相,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到希旁边,立马泄了气。

  “早知道我就给他们说实话了!没有现在这么多事情……不过这样就不能认识希了啊,实在是太可惜了!”
  “绘里亲认识我很开心吗?”
  “是啊!希真是个大好人,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绘里孩子气的表现惹得希想笑,倦意随之一起涌了上来,她想还是先睡觉再解决这种头疼的事好一些。
  
  
  

我想了想,文学是脱离不了时代和政治的。
好好努力,闭关学习。

(完了我好想吃绘海相爱相杀。

【医议】被前情敌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刀尖上抹糖。
学paro  gl向
前篇

——————

当时距露琪尔和她前任分手已经快两个月了,翡翠还总是和那个男生一起跑到露琪尔班门口来。神差鬼使,露琪尔写了一张纸条,托已经和那个男生建立起恋爱关系的同班同学带过去。

后来翡翠也回了一张纸条给她,再后来是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明信片,上面还贴着一张便利贴,让露琪尔笑到肚子疼:
翡翠是傲娇受!中文系一班联名附议。

于是两个人顺理成章地添加了社交软件好友,都小心翼翼地、谨慎地和对方聊天,不过偶尔也会出现“哈哈哈哈哈哈”的情况。

春天的风里满是荷尔蒙的味道。


那天上午露琪尔买的几个笔记本到了,她拆开箱子才发现自己误买了双份,正愁着怎么处理这“额外的惊喜”的时候,社交软件的提示音响了起来。露琪尔拿起手机一看,是翡翠发来的“早安”。

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产生在露琪尔脑中,她约了翡翠出来,去书店坐了一下午,晚上又凑巧看了一场电影。

电影是典型的美国大片,场面壮观剧情激动人心,露琪尔看着看着却隐隐觉得不太舒服。她内心有一股冲动:她想抓住翡翠的手。她扭过头看看翡翠,对方却专心致志地盯着屏幕,脸上是极其投入的神色。露琪尔压下这股冲动,盯着屏幕,思绪渐渐飘远,剧情已经不能吸引她。

这不行,露琪尔你清醒一点!你们两个是情敌,互相都不符合对方的品味,认识没多久、没有深入了解对方。要冷静,冷静,多考虑再做决定!别发疯!

翡翠扭过头看了看露琪尔,对方是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她把头转回去,握着手机的手汗津津的,思绪一团乱麻。

她会不会还喜欢前任啊,能不能接受我?为什么会主动写纸条要求交朋友呢,约我出来又送东西又请客看电影还帮我拎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啊!有时候露出那种怅然若失的表情又是什么啊。

翡翠又扭过头看了看露琪尔,却好死不死撞上对方的视线。她们俩都愣了一下,露琪尔抢在翡翠之前开口了。

“没事吧?”
“没事。”

两个人把头扭回去,都松了一口气。

露琪尔努力压下内心冲动的时候,翡翠掏出手机点开了社交软件。

等到电影结束,头顶上数盏灯打开的时候,露琪尔扭过头看着翡翠。她的目光在翡翠精致的侧脸上游移,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花了较长时间停留在咬紧的唇瓣上。

翡翠收起手机,也扭过头看着露琪尔,声音里掺杂着无数颤抖。
“你看一下手机,好吗?”

露琪尔闻言皱了一下眉,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通透了。她掏出手机打开了社交软件,映入眼中的是翡翠发来的信息:
那个,我爸妈出差不在家。
你能不能陪我回家住一晚上。
热水淋浴双人大床。
……

她看着,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但下一秒硬是把表情整理好。
“抱歉,我必须回家,家里面不允许在外过夜。”
她抬起头,对上的是翡翠雾霭朦胧的眼睛,心里某个地方抽搐了一下。

“没、没事,不能就算啦,不要紧的,”翡翠摆了摆手,脸上硬扯出来一个笑,“走吧。”

“好。”
不过露琪尔心知肚明,翡翠肯定有话要给她说。

两人出了放映厅,露琪尔到盥洗室洗掉了手上的爆米花残渣,刚刚接起水准备洗脸的时候,余光瞥见镜子闪过一抹翠色,紧接着腰间就传来温柔的触感。

“翡翠?”

“露琪尔,我喜欢你,”

露琪尔直了直身子,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腰上环着的双臂,从小到大很少被人触碰的腰部敏感至极。翡翠滚烫的脸贴在后背,炽热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无处可逃。

“做我女朋友吧。”
翡翠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

露琪尔眨了眨眼,翡翠陌生的气息萦绕在周围,不熟悉的声音让她慌了起来,记忆中翡翠的脸也变得模糊。

翡翠当然感觉到怀中人的颤抖了,心里的失落一下子被放得无限大。她松开交叠的手,正打算道歉之后离开,露琪尔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传入她耳中。是魅惑的、充满恶意的露琪尔。

“好。”

说完这句话,露琪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可能做了正确的决定。但她本以为会松开的双手又缠回她腰间,而且比刚才更紧。

无数悔意顷刻间将露琪尔淹没。

我好想吃百耳百啊呜呜呜呜呜
再过一遍动漫剧情打算动笔产粮了x

乱世杂记

不是错字。是个梗。
————————

我记得大概八九岁的时候,就是团购刚刚流行的那一阵,我父亲买了好几张餐券,一家三口周末常去外面吃饭。

那是一家做扬州菜的餐厅,口味偏甜,我有点吃不惯。但是现在想想,饭菜量很足,味道也很好,正宗不正宗我不知道,但那的确是我记忆中唯一的扬州菜了。

大概是因为扬州菜实在不符合北方人的口味,那家店里几乎没什么人,很多次都是只有我们一桌。

开店的也是一家三口,父亲掌勺,母亲和女儿做前台和服务生。很多次菜上齐了之后,那位父亲就会坐到我们旁边,问一问好不好吃,有没有什么建议。母亲和女儿也很热情,服务很周到。

他说他们家是扬州人,也还说一些其他的,我现在都不记得了。我父亲是自来熟的性格,常和他攀谈几句。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看我们吃的很香,脸上露出的满足的笑容。我小时候觉得他怪怪的,后来自己做饭给别人吃时候才理解,真的很满足。

因为扬州菜真的好甜,吃了几次就没那么想吃了,就没再去过那家店。

后来那家店消失了,我再没见过。
也没有再吃过扬州菜了。